明光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被困山村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4 04:49:14 编辑:笔名

高考结束了,假期里陈志霞在县城一家餐馆找了份服务员的工作,这是她第一次工作。本来家人说不在乎她挣的那点钱,但她坚持要出来找份工作,因为她觉得自己都这么大了,应该要试着独立生存了,虽然钱不多,但毕竟是一个人经济独立的开始。她渴望着自己能挣钱买衣服、买书,那样的感觉是多么的自豪。她在这里工作的时候,洗碗间的王大婶对她很是关照,这使她非常感动。王大婶名叫王平,今年四十多岁,为人温和善良,然而令人想像不到的是,这只是她迷惑别人所制造出来的假象。陈志霞明白过来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。  一个星期之后,陈志霞休息逛街,遇到王平。王平对她说,她外地有个亲戚来看她,现在要回去了。她想请陈志霞陪着她一块去送送他。陈志霞想起王大婶平时对自己的关心,没有半点犹豫就答应了。来到那里之后,陈志霞见到了王大婶的亲戚,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,王大婶说她出去买点食品及水,让她在这儿等一会儿。陈志霞开始感觉到有点不安,过了一会儿,来了好几个男人,眼光与脸色均不怀好意。陈志霞这才注意到,这里地处城效很偏僻,破院的门口放着一辆车,她最初以为是这亲戚回去的车,现在才发现有点怪异。这时两个男人上来把她按住,并用绳索捆绑她。她发出惊恐地喊叫,还未喊两声,就被人用一块布堵住了嘴。然后被捆得结结实实的,头上被蒙上一块黑布,什么都看不见了,感觉自己被抬起来,扔到了车里面。随后汽车拉着她走了,到了晚上,她被从车上带了下来,带到了一个屋子里。  她看到屋子里有好几个同样被拐骗的女人,旁边站着打手之类的家伙,屋子里有张桌子,上面有馒头稀饭。一个脸有疤痕的男子走过来说:“实话跟你们说了吧,我们是贩卖人口的。别怪哥狠,哥就是干这吃饭的,要怪就怪你们太不小心了。如果你们乖乖听话,我会让你们好受点的,如果不听话,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,以前就有一个女人,一直反抗,最后被我宰了。想活命的,就老老实实的听话,我只求财,不想杀人。现在都来桌子这儿吃饭,吃完饭还要接着上路。”陈志霞意识到自己的危险境地了,她要想办法逃出去。吃饭的时候,她注意到这里好像是到了山里,而她家乡是平原,只要从家乡往西走,离山最近。她想起以前听说过的拐卖妇女的事情,很多女孩儿被拐到山里,想不到自己今天居然也会被人当成商品买卖,气愤之余想起了黑奴与华工,想起了很多自由与奴役的事情。  然而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吃完之后上车之前,她先被这群野蛮的人贩子蹂躏了。那些男人把这群女猎物按倒在地,不顾她们的呼喊撕开她们的衣服,在她们的身体上发泄着原始的兽欲。陈志霞由于长得太过漂亮,竟然被两个男人轮替着强奸了,如果不是带头大哥的阻止,说不定还有更多个男人也要上。带头大哥说,要保证商品的质量,不能因小失大。陈志霞出门这后,发现这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山里岭,只有这么一个破屋子,被一群野蛮的犯罪分子控制着。她又被蒙着头装到车里,随着汽车的上下颠簸,她感觉自己被拉往大山深处,渐渐地,由于疲惫她睡着了。  再次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晨。她们又被带到一个屋子里,带头大哥说,路上查得紧不安全,要等到晚上才继续赶路。就这样又过了两天,她们才到达目的地,这是深山里的一个村庄,如果没有现代交通工具,几乎是走不出这大深山的。下车之后,她们被安排好好的吃上一顿,然后洗了个澡,换上一身新衣裳,这样可以卖个好价钱。  陈志霞和其他女人被安排在另一个干净宽大的屋子里,坐在沙女上,等待着被拍卖的命运。买老婆的分为两类,一是娶不到媳妇的人,另外是嫌山里的女人不好看,想买个漂亮老婆的人。根据身材、姿色的不同以及买主的个人爱好,价钱从几万到几千不等。如果有两个人看上同一个女人,谁出价高谁最后买走。  陈志霞被一个叫阿牛的男人买走。阿牛早年娶过一个女人,也是附近山里的。后来阿牛去其他地方挖煤,生活有了好转,就带着老婆去外面的世界逛了逛,却想不到从未走出过深山的老婆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迷住了,借上厕所的机会跑了。这把阿牛气得不轻,成了村里人的笑话,人们添油加醋议论他老婆跑的原因,有的人猜测说是他那里不行,不然怎么结婚一年多了,他老婆也没跟他生下一个娃儿。其实真正原因并不是这样,但他也懒得解释。阿牛离开了村庄,继续在煤矿挖煤,他想多挣些钱,然后从外面买个老婆回家,到时候在山里种田养殖,守着老婆孩子。他早就听说有人专门从外面拐骗一些女人卖到山里,也听说买来的女人个个漂亮无比。这天他跟着别人来到这个地方,一眼就相中了年轻漂亮的陈志霞,在他眼里边简直是天上的仙女下凡。其他来此买老婆的人也相中了陈志霞,一轮竞买之后,阿牛以三万元的高价买走了。在90年代的边远山里,三万元可不是一个小数,这是他在煤矿辛辛苦苦劳动好几年的收入。  回到村子里,陈志霞成了山民谈论的话题,很多人听说阿牛买了个仙女一样的老婆,都跑到他家来看。陈志霞躲在屋里,不出门。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,几天前自己还在家乡的县城好好的生活,想不到现在却身处陌生的深山,被人贩子当成商品卖给了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。虽然阿牛才三十岁,但对正值妙龄之际的陈志霞来说就算是老男人,再加上他常年挖煤,皮肤有了皱纹,根本与她不般配。可是不管陈志霞多么的不情愿,也不得不面对这样令人伤心的事实。那天晚上,她被阿牛扑倒在床上,不管怎么样挣扎,最终都没摆脱被奸淫的命运。她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,此时除了流泪,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那种悲伤的心情。  阿牛那天晚上和她发生过关系之后,居然离开了那间屋子,锁上门到别的房间睡觉去了。临走前对陈志霞说:“我知道你心里不情愿,可就算我不出钱买你,你也会被其他人买走的。既然已经这样了,你就接受事实吧。只要你好好跟我过日子,我会好好对你的。”陈志霞看着阿牛离去的背影,心里疑问道:他怎么出去了?她并不是想阿牛留在这里,而是这样的做法出人意料。一个星期之后,她才明白了其中原委。  那天晚上,陈志霞很晚才睡去。她想了很久,决定试着逃出去,哪怕困难再大她都要试一试。第二天起床后,她很配合地吃了两碗饭,这使阿牛感到意外,因为很多被卖到山里的女人最初都不怎么吃饭。他想不到,陈志霞吃饱是为了有力量逃离这里。她看了一下这里的地理环境,四周是山,远处仿佛有一条小河。她动用以前学过的知识判断,小河会注到一条较大的河里,而较大的河会注入一条更大的河里,从水路逃生可能是最近的方法的。山里的屋门,还是老式的建筑做工,虽然外面锁上了,但用力一搬就可以从门根儿那儿挪出一条缝儿。陈志霞探出脑袋,钻出身子,朝小河的方向跑去。  她跑出一个小时后,阿牛出来上厕所,发现他刚买的老婆逃跑了,马上喊上街坊邻居去追赶。陈志霞跑了半个小时,就累得喘不过气,她停上歇了会儿,继续跑。却想不到那条小河是那样的遥远,想起以前听过的一句话“看山跑死马”,意思是说虽然山看起来很近,可就算把马跑死了也未必能到达。山里的视觉距离与平原上是不同的,再加上地势的高低不平,更增加了逃跑的难度。她仿佛听到有人追赶的声音,回头一头发现有火把的光芒,她加快速度跑,却怎么能敌得过经常劳动的山里人的体力。不一会儿,她就重新落到了阿牛的手中。阿牛将她带了回去,也没有打她骂驰,只是轻轻地对她说:“你是跑不出这里的,接受现实吧。”  陈志霞感到绝望了,看来这辈子都走不出这大山了,这样的生活对她来说是无法接受的。与其被你们这样蹂躏与侮辱,还不如一死了之,早点结这悲剧的人生。死亡,自己才十八岁,鲜花盛开的年龄,就要面对这样的问题,是谁把自己害成这样?想到这里,不由得对人贩子和这群野蛮的山民恨之入骨。“既然你们把我害成这样,那我就算死也要拉几个人一块死。”任志霞决定了,明天拿刀先杀几个人,能杀几个杀几个,那样死也死得平衡。她想着想着想累了,慢慢地睡着了。睡梦中她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子,她问那女子:“你是谁?”那女子回答说:“我是三前被拐卖到这里的。当时我被他们奸污之后,也和你一样恨他们入骨。然后我杀了熟睡中的老公,被其他人赶来擒住绑了起来。他们恨我杀了他们的人,就把我凌迟处死。那滋味,真是生不如死。所以我特来劝你,别重蹈我的覆辙。你要活着,好好活着,然后想办法逃离这山村,去追求自由。”陈志霞说:“可是这大山深处如此闭塞,我以前跑了几次都被他们追了回来,要逃离这里比登天都难,我感觉这辈子是跑不出去了。”那女子说:“我以前也是绝望了才那样做的,灵魂飘走了才想起来一个办法。”陈志霞好奇地问:“什么办法?”那女子说:“从天上飞走。”陈志霞正要细问,那女子却突然飘了起来,像仙女一样升天而去,消失在深远的夜空中。  陈志霞醒来后,对梦中的情景大感惊奇。这仅仅是一个梦吗,那女子又是谁?为了解答心中的疑惑,他问了问阿牛。阿牛告诉她,三年前,村子里的确有一个被拐卖到这儿的美女,因为杀了她丈夫被千刀万剐了。从那之后,为了避免悲剧重现,山里人买来的媳妇,最初都是让她自己睡一个屋,男人只在需要的时候和她一张床上,完事之后就去另一个屋过夜,避免梦中被绝望的女人杀死。直到女人驯服了,接受现实了,决定好好过日子了,两人才在一个屋子里过夜。那个女人是他们村子的秘密,从来没对外面的人讲过,阿牛问陈志霞她是怎么知道的。陈志霞想了想,对阿牛说:“我昨晚做了个梦,梦见一个女子对我说的。”为了把阿牛稳住,陈志霞说:“那女子很后悔自己的做法,并劝我要好好活着。阿牛哥,我想通了,既然我逃不出这大山,就应该和你好好过日子,不过,你以后要好好对我,可不能再对我动粗了,否则我就绝食而死。”阿牛高兴地说:“好、好、好!你想通了就好。你放心,只要你好好跟我过日子,我一定好好对你。”当天晚上,陈志霞和阿牛在一个被窝里,一觉睡到了天亮。陈志霞不再像以前那样激烈的反抗,反而使出浑身解数来让阿牛享受。这把阿牛乐得美滋滋的,对陈志霞的戒心也渐渐放松了,甚至被她的柔情蜜意迷住了  陈志霞在想,那个女人说的飞走是什么意思。她坐在山坡上,仰望着蔚蓝色的天空,偶尔有几只鸟从视线里飞过。她多么渴望自己能变成一只鸟啊,那样就可以飞过这群山的阻隔,飞到那熟悉的家乡。想到了家乡,想到了爹娘,陈志霞不由得热泪盈眶。家乡的亲人,一直得不到自己的消息,一定在为寻找自己焦虑不已。这时候她想起一首歌,满文军的《望乡》,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:夕阳河边走,举目望乡愁,袅袅炊烟飘来自思乡愁……。突然、她好像想到了什么,炊烟,炊烟,终于,她明白如何飞走了,那就是热气球。她想起了初中的课本上,关于热气球的相关文字.  陈志霞虽然想到了逃离山村的方法,但要操作起来却困难重重。首先,她要制做一个足够大的热气球,而且不能被别人发现。这一个问题就难倒了她,恐怕自己还没做完就被人发现了。“阿霞,要回家吃饭了!”阿牛在山下喊她。陈志霞答应了一声,就站起身来随他回家,一路上边走边想,不管怎么样,先假装顺从他们,让他们麻痹大意。回到家里,阿牛妈已经把饭做好了。  吃完饭后,外面开始刮起了风,天也开始变阴了,再过了一会儿,就下起了雨。屋顶上有了一个小裂缝,雨水顺着裂缝流到屋子里,阿牛抱着怀里的任志霞说:“明天雨停了,我用一块油纸把那个地方堵住。”陈志霞听到这里,心里想到一个计划,便对阿牛说:“阿牛哥,我在娘家的时候,家里有一个圆塔型的小楼,楼的外面是被紫色的布匹覆盖着的。我想家了,但又回不到娘家,你帮我建一个那样的小屋好吗,以后我想家的时候就去那个小屋。如果没有那样的地方慰藉我的思乡情,我会抑郁死的。”说完之后不禁悲伤地哭泣起来,这悲伤倒不是表演,而是想到了家乡,触动了泪腺,动起了真情。阿牛此时已经被她迷得神魂颠倒,自然满口地答应她:“乖,别哭了,我明天就找人帮忙,给你盖一间那样的房子。”陈志霞说:“不用那么麻烦,用几根木板搭建一个圆柱体就行,然后外面置一层紫色的布。能给我家乡的感觉就行,越轻盈越好。”阿牛想了想说:“如果下雨了怎么办?要不在里面先盖一层油纸,外面再罩一层布,把油纸和布粘在一起,这样下雨就淋不着了。”陈志霞满意地说:“阿牛哥你真好,”然后主动亲了他一口,这使得阿牛心花怒放。  第二天雨停了,太阳重新露出来。陈志霞和阿牛来到山上,远望着层层山峦,一条窄窄的盘山路无言地诉说着这里交通的不便。陈志霞靠在阿牛的怀里,说:“阿牛哥,我这辈子是走不出这大山了,就在这儿为我建一简木制简易房吧。以后这简房就是我的娘家。” 共 1154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

核桃仁炒韭菜治疗勃起功能障碍
昆明治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
诱发成人癫痫的原因有哪几个

上一篇:玫瑰花8

下一篇:执念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