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光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镇妖册 第九十三章 好人难做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10:46 编辑:笔名

镇妖册 第九十三章 好人难做

正当许行空以为一切都将变得顺利起来的时候,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。

许行空带着鲁通达找到小路妈妈的病房时,小路爸爸也在场,这个神情有些疲惫的大叔表面虽然很热情,但是言辞却相当的谨慎。

在病房里稍微做了一些检查之后,鲁通达将小路和小路爸爸带到走廊尽头的活动室的一角,大致的将情况说明了一下。

“...坦率的说,手术治疗的根治率几乎是零,术后五年生存率估计不到百分之十,期间病人因手术、化疗遭受的痛苦暂且不说,光是医疗费用一项就会是一个巨大的负担。至于西医保守疗法,说白了就是尽可能的延缓死亡的时间以及减轻病人的痛苦,根本谈不上治疗。因此,目前病人的状况采用中医保守疗法是最佳的选择,虽然我不能打包票,但是治愈的机会是肯定存在的,而且费用不高,病人也不会承受什么额外的痛苦...”

鲁通达的长篇大论说得小路双目发光,恨不得立马就要请鲁通达医生开始进行治疗,但是小路爸爸却一直没有表态,只是很认真的听着。

许行空见状不由得有些焦躁,抬头冲小路使了个眼色,小路稍微迟疑了一下,就趁着鲁通达喝水的时候插嘴劝道。

“爸,要不咱们就听鲁医生的,采用中医疗法吧,我觉得鲁医生的方案已经很好了,我真的不希望妈妈再受不必要的痛苦,如果,如果万一...”

说着,小路的声音有些梗咽,引得路过的病患投来同情的目光。

小路爸爸皱了皱眉,脸上的皱纹越发的深重了,他看了看双眼发红的女儿,轻轻叹了口气,又抬头看了看鲁医生

,顺便还扫了许行空一眼,犹豫了好一会才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开口道:

“鲁医生,您的方案听起来确实很不错,只是...说实话,我也不懂这些,碰到这种事情,我们心里也很乱,您能不能稍微给我们一点时间,让我们再考虑一下?”

鲁通达脸色微微一沉,故意露出一丝不悦的神情道:“这样啊,随你们吧,如果不是小许的熟人,有些话我也是不会说的,如果你们觉得不好听还请见谅,那你们慢慢考虑吧,有事让小许找我就行。”

小路闻言顿时急得脸都红了,神色焦急的看向父亲,小路爸爸闻言脸色也有些赫然,嘴里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鲁通达不等他开口,已经转向许行空,悄悄使了个眼色,示意许行空去摆平他们,然后严肃的开口道:“那我先回去了,小许你跟他们好好商量一下,也可以找别的专家了解一下,决定了之后再来找我。”

许行空会意的点了点头,一脸谦恭的笑着回道:“好的,那麻烦鲁医生了,您慢走,我们会尽快做出决定的。”

鲁通达再不看小路父女,转身气势如虹的走了。

小路不敢拦住鲁通达,只好愧疚的看向许行空,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的父亲,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

“爸...”

小路爸爸有些不满的扫了女儿一眼,又挤出一个笑容转向许行空:“许助理,真的很感谢你,只是这事关系重大,我不得不慎重。”

“我明白,刚才鲁医生也说了,我们可以多向别的专家咨询了解一下再做决定。”

小路爸爸陪笑道:“真不好意思,让你为难了。”

许行空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什么为难的,鲁医生人还是不错的,医术也很高明,找他看病的都是些达官贵人,他也是承了我们林总的人情,真要谢您得去谢她。不过,这是以后的事情了,能早做决定还是尽量争取时间吧,毕竟伯母这病越拖越麻烦。”

小路爸爸被许行空这句话给打到了痛点,脸上又是一阵纠结。

“是,是,可是,该去哪里咨询呢?”

小路立刻插嘴道:“可以去问问妈妈的主治医生。”

小路爸爸点了点头正要开口,许行空却摇头道:“我觉得这可不是一个好建议。”

小路爸爸惊讶的看向许行空:“为什么?”

“换着是您,如果一个中医无缘无故跑来抢您病人您会怎么想?再说了,您这么去问他,岂不是在怀疑他的能力和治疗方案?我想就算他心胸再开阔恐怕也会有些不舒服吧。”

小路爸爸恍然:“没错,没错,差点就坏事了,那,咱们找别的医院去问问?”

小路更是为自己的馊主意愧疚的满脸通红,闻言也满脸期待的看向许行空,她决定还是完全相信许行空好了。

在许行空找来鲁医生之前,她都几乎要绝望了,没有任何一个医生认为妈妈的病还有机会治愈,因此哪怕鲁医生不敢保证有多大的几率治愈,却总算是有了一个并不太渺茫的希望,而这个希望正是许行空给她带来的,除了许行空之外她还能信任谁呢?

许行空点了点头道:“我看这样可以,如果可能最好找大医院咨询,甚至能到羊城沪上那些大医院去咨询更好,只是时间上要抓紧。”

小路爸爸用力点了点头道:“我明白的。”

许行空该说的都说了,至于小路爸爸如何选择他也只能等。

“那行,我就先告辞了,有事让小路告诉我就行。”

“谢谢许助理,这次真是太麻烦你了,小路,你快替我送送许助理。”

小路一直将许行空送到电梯间,趁着等电梯的时间,许行空郑重的对小路道:

“小路,你要尽量说服你父亲接受这个方案,鲁医生不是普通的医生,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,市里的达官贵人可都是找他看病的,他还要挑病人呢,他的医术绝对值得信任,你们可不要错过了这个机会。”

“嗯,我相信你。我爸爸一向优柔寡断,这次我一定会尽快说服他的。”态度坚决的做出保证,小路又不好意思的看向许行空道:“我爸爸给你添麻烦了,对不起。”

“别这么说,其实我也能理解你爸爸的心情,毕竟关系到自己最爱的人,谁都不敢轻易做出决定,而且中医治疗癌症认可度本来也不高,你爸爸有所顾虑也是正常的,你也要注意方法。”

“嗯,谢谢你。”

电梯到了,许行空笑了笑道:“要有信心哦,我觉得鲁医生靠谱。”

小路也笑了,用力的点头应道:“嗯!”

......

从住院大楼出来,许行空仰头看了看阴暗下来的天空,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感叹,好人也不容易做呀,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自讨没趣呢?

看了看时间,许行空犹豫了一下又朝中医科走去。

见到许行空再一次出现,门口的护士神情亲切多了。

“许先生,鲁医生有病人,要不你先等等?”

许行空闻言正要答应,心里却忽然一动,咧嘴笑道:“呢个,我就说一句话,要不麻烦你看看鲁医生是否方便?”

护士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道:“好吧,那你稍等。”

护士进去一会就出来了,神色显得越发温和的笑道:“请进吧,许先生。”

许行空进来,小小的诊室里显得有些拥挤。

除了许行空和鲁通达之外,诊室里还有三男一女,三个其中一个头发花白一身贵气的男子坐在鲁通达桌子对面,两个中年男子站在他身后,中年女子则贴着桌子站在靠墙的一侧。

许行空推门而入,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许行空,虽然那几个人脸上都有些不悦,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,他们都看着许行空,指望着许行空赶紧说完然后滚蛋,不过,许行空可不这么想。

“鲁医生,忙着呢,要不您先忙,我站边上等着。”

许行空的话让诊室内的四人眼神顿时有些不对了,病情也属于隐.私,而且还是很重要的隐.私,更何况,能坐到这个诊室之中的人身份可都不简单,他们的隐.私就更加需要保密了,许行空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触及了他们的底线,他们没当场开骂就已经是很给鲁通达面子了,于是,这四人的视线狠狠的刮了许行空一眼之后,都集中到了鲁通达的脸上。

鲁通达却好像没有意识到许行空的行为有什么不妥,竟然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道:“行啊,那你先等会,我看完这个病人再说。”

鲁通达的表态让四人皱紧了眉头,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冲那女人使了个眼色,女人会意的冲着鲁通达开口道:

“鲁医生,这不大好吧,我公公的病情还是不方便让外人知道的,这万一要是传出去了,影响可不大好。”

鲁通达闻言眉头一皱,不过还没等他开口,那坐着的老人却扭头喝止道:“淑媛,别乱说,我有什么事不能让外人知道啊?鲁医生,孩子不会说话,你别介意。”

鲁通达瞥了那女人一眼,脸色严肃的说道:“我有什么介意的,不过在这里就得听我的,如果不愿意可以转身出去。”

鲁通达的话让几人的脸色都是一变,其中一个年纪较小的中年男子忍不住呛声道:“鲁医生,话可别说得太满,这医院又不是你家开的。”

鲁通达闻言不怒反笑,撇了撇嘴道:“是嘛,那就请吧。”

中年男子双眉倒竖,踏前一步正想开口,那坐着的老人已经沉声道:“闭嘴,不愿呆着就给我滚出去。”

中年男子怨毒的看了鲁通达一眼,又扭头恨恨的看了看许行空,迈出的脚步还是退了回去,胸口却还剧烈的起伏着,委屈的看着老人,显得怒气难平。

老人转向鲁通达笑道:“鲁医生,小孩子不懂事,不用理他,我们还是继续吧,您看我这病怎么样?”

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地址查询
郑州银屑病医院收费如何
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所在地址
郑州银屑病医院收费贵么
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地址在哪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