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光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心音刀与玫瑰小说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8:21:34 编辑:笔名

(一)     他和她相遇时,他一身落魄。那天晚上下着暴雨,卷着狂风,她收拾好餐桌刚打算打烊时,他出现在大门前,全身湿淋淋的,戴着斗笠,活像个落汤鸡,不说一句话就倒下去。依凭着多年的江湖经验,她倒是没有被吓坏,或者说即使被吓坏她也没有表现出来。她小心翼翼地接近,伸着颤抖的手去试探他的鼻息,气息微弱,她忽然注意到他的身体处有鲜红色的血渗透出来。她还注意到他手中紧紧握住一把长剑,握得很紧。  她断定这又是一场江湖的厮杀,她是不想参与进任何门派纷争以及江湖个人恩怨之中的。但眼前的人又不能不救,何况死在了自己的地盘官府,那边也不好交代。雨激烈地下,闪电与雷声交织着,狂风呼啸着吹动着大树,吹动着窗棂。她屏住呼吸思考良久,终于叫来小二和她一起把眼前的这个男人抬进地下室,人很沉,一切忙妥以后,她已是大汗淋漓,刚准备关门打烊时,门口又闯进来一群拿刀持剑的不明身份的男人,个个穿着黑色的服饰,蒙着黑色面纱,头上的斗笠更加把他们遮实得看不出任何表情。只知道来势汹汹,她已知晓他们来得目的。然后她突然就变得从容了,人对于未知的总是恐惧,当知晓一切,即便是死亡,也会坦然许多。  她露出平时面对顾客的笑容,先开口问道:“几位爷,这么晚还来大驾光临,小女子感激不尽,打尖还是住店呐?”“废话少说,有没有看见一个受伤的拿着剑的男人?”一个高个子男人不耐烦道。“哎呦,你这是什么话。咱们这儿男人倒是每天都来来往往数不清,拿刀拿剑的也是有许多,但是您说的这种还真没见过。小女子开店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到。真不好意思。”那个高个子男子已经很不耐烦了,说了一句“给我搜”,其他人也就以讯雷不及掩耳之速冲上楼去,脚步声“咚咚”响,开门声此起彼伏。她在下面焦急的喊道:“几位爷,你们这是干嘛?还让不让人家做生意了?”一把剑出现在她喉前,她缄口不语。  那群男子离开后,她如一座楼般轰然倒塌,店小二匆忙冲上来……    (二)     他醒来的时候,已是半个月之久,望着自己伤口处缠着的白色纱布,他第一时间却在找他的剑,幸好还被他紧紧握在手里。她进来时端着一碗药,她见他醒了也就默默把药放在床前的桌子上。转身离去,“自己把药喝完吧,喝完了早点离开,咱这儿庙小。”快要到楼梯口时她又说:“还有,你的衣服坏了,小二给你换衣服时你一直紧握着剑不放,没办法,只有用剪子给你剪开,我已经给你洗净和缝补好了,就在你的床上。”他嗫嚅着干涩的唇,终没吐出一个字。  她走后,他起来活动着身子,已无甚大恙。穿好衣服后他抽出剑,默默凝视着,然后用手来回抚摸着。店小二来叫他吃饭时他还在注视着那把剑,小二连续叫了几声“大侠”他才回过神来。  来到饭桌前,她才看清他的样子,颧骨高,浓眉,高鼻梁,皓齿配着坚挺的下颚,身材高大伟岸,一脸清秀,不像是个行走江湖的人,倒像是个书生。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她想起了她的父亲。父亲临行前对她说:“闺女,等爹回来。”他不知道父亲是去何处?去干什么?父亲和她经营着这家店,父亲平时就练剑,读书,习字。其他一切都交给她打理,只是父亲每年都会出门一趟,临走前总会说“闺女,等爹回来。”然后父亲就背着剑骑着白马绝尘而去,每次她都会哭着跟着父亲跑,直到父亲和白马消失在天际,她只好循着原路背对着夕阳回来。回来后她一个人面对着黑夜总是害怕得难以入睡。第一次父亲离开时她才五岁,以后每年她都会重复当时的场景。那时父亲也没有开着这家店,这家店是她十五岁那年开的。那年父亲回来后提着大包的银子说:“闺女,咱们开家店吧!以后父亲老了,你只有靠这家店来养活自己。”第二年,父亲照常对她说:“闺女,等爹回来!”她点了点头,父亲骑上白马时,她默默注视着父亲的背影,没有说一句话,也没有哭。父亲扭头回来深情的注视着她,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又说了一句:“我家囡囡长大了。”遂扬鞭而去,这次她没有跟着跑去。她没想到这一去就是永别,尔后父亲再也没回来过。一晃过去已经是三年了。  他们在餐桌前默默吃饭,都不言一语。气氛异常肃穆。他提出要走时,她心里咯噔了一下。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:“姑娘,我要走了,谢谢你的救命之恩。”很寻常很普通的一句话,但是声音却那么熟悉,使她听得惊心动魄。父亲每次都说“等我回来”,他却没说“等我回来。”她是失望的,抑或是绝望。但这又有什么呢?他们之间本身就没有什么!他给了她一块玉玦。他说:“我身上也没带银子!”她为他准备了一匹白马,一些干粮和一点银子,在父亲离开的那里他也要离开了。彼时夕阳的光辉淡淡的映照在他和她还有白马的身上,他上马的那一刻她说:“你还会回来吗?”声音温柔恬静,像是新婚后离别时那般,虽说没有缠绵,但却渗透着淡淡的忧伤;虽说不舍,却也没法。他扯着马缰回头,夕阳中她一袭浅蓝色长裙,脸上染着红晕,睁着大大的双眼像个孩子般问了他这句话。他的心砰然一动,突然想说:“我不走了。”但他怎开得出口,他们之间连最起码的了解都没有,何况他的事还没完成。看着她那期待的眼神,他说:“等我回来。”马蹄声渐渐远去,她突然楞了一下,跟着奔跑。但白马已经远去,只留下飞扬在空中的尘埃和她落魄归来的身影!  说来也真是奇怪,《庄子·逍遥游》中从“圣人无名”、“窅然丧其天下焉”到论述“有用与无用”几方面加以叙述,认为真正的逍遥就在于不受任何事物约束和羁绊,必须“无己”、“无功”、“无名”。无所待即逍遥。佛家也云:悟是空,空是悟,无悟无空亦是空,有云:大悲无泪,大笑无声,大悟无言,或曰:不可说, 不可说。想来若要成佛就要做到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当做到无我的境界你就是佛。但世间到底有多少人能做到?  从前自父亲离开未至她一直期待着父亲的回来,但时间已经让她深深的绝望。等到她已看淡了世间事,想平凡而又简单度过余生时,他却又闯进她的世界。只是那么不经意,如山水画那般轻描淡写,却刻骨铭深。他于她,不过人群中擦肩而过者,惊鸿一瞥间,时间走了,也就散了。她于他,亦不过如此。她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,却傻傻的问道:“你还会回来吗?”只是,他竟然给了她希望,他说:“等我回来!”她一生都在等,等是一件多么痛苦与无奈的事,它让人们在无尽的希望中绝望。她终是做不到逍遥,她终究有所待。  在每个日落黄昏,她一人在他离去时的路上,遥望着,每到这个时候,人的情绪总是被环境所感染。她来来回回的行走着。店小二已经娶了一房妻子,生了个小女孩。他们一家都在她这里住,一起帮她料理这个店。小女孩每次都会拿一根竹竿当做马来骑,她又想起了他。他送的玉玦上刻着“慕白”,她想那该是他的名字吧!“慕白,慕白……”她一遍遍在心里叫着。有马蹄声想起,她就会急忙把头伸出窗外,每次都失望而过。她在父亲的书房翻阅着书籍,借以打发无聊的时间,或者说在等他。一次无意地看到了父亲和母亲的故事。看到书房墙上父亲的画,那是母亲为父亲画的。画中人让她想起了他。于是她念叨着“慕白,慕白……”  四年了他终究没有出现,她依旧在每个黄昏从他出发的路上来回行走着,小女孩的竹马使她想起那一句诗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”,他的竹马何时才能出现?她厌倦了等,她回想了自己的这一生,都在等。她突然觉得自己太傻,不过是一个路人,不过一句无心之言,不过一场误会,她怎么会如此这般傻?她坐在书房把玩着那块玉玦,兀自叹息着。窗外马蹄声再一次响起,她又急急忙忙伸头出去。依然失望,她恨这马蹄声。于是她狠狠的将玉玦从窗外扔了出去,从今以往,勿复相思,从此以后,安心度日。但她突然又觉得很不舍。于是又匆匆下楼,小女孩拾了玉玦向她奔来。她很生气地从小女孩手中拽过玉玦,歇斯底里的吼道“谁叫你多事?谁叫你多事?”,然后再次把玉玦扔了出去,小女孩吓得“哇”的大声哭了起来,一辆马车急匆匆驶过,刚好轧在玉玦上,碎成两截。她的心放佛被什么深深的刺痛,急忙奔过去拾起碎了的玉玦,刚好“慕白”俩字被拆分开。小女孩哭着跑到她身边说着“对不起”,她心疼看着小女孩,不知是心疼小女孩还是碎了的玉,然后搂着小女孩一起哭了起来……    (三)    他再次出现时已是四年,同样的场景,天下着瓢泼大雨,雷电交替着,她正收拾着准备打烊,他又出现在门口,一身落魄,满脸胡渣,他还握着那把剑。她愣愣地看着他,雨滴从他脸上一滴滴掉在地上,扬起了灰尘,她开口说“你回来了”,他的心猛触动了一下,这话听起来太温暖了,让他感觉到这是他家。这些年来他一直羁旅漂泊,浪迹天涯,四海为家,许多年了,已经找不到家的感觉了。而现在,他从她这儿找到了。四年来,她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,当初他离去的时候她问他“你还会回来吗?”他竟然回答她“等我回来。”这些年来,她一直在他心里幽居着,他时常提醒自己这不过是一场梦。后来他也就渐渐分不清真实与梦境了。他时常喝得烂醉,醉在山坳间、溪流边、沙漠里……他一直做着同样的一个梦。  酒与剑成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,他心里也只有仇恨,但他在梦里却做着这样一个温馨的梦,他甚是觉得诧异!他终没寻到仇家,倒是招惹了江湖许多人士,他就在杀与被杀之间辗转着。有一天他照例喝醉了睡在下雨天,梦中他一直做着那个奇怪的梦,待他醒来时发觉全身酸痛,嘴唇干裂,身子动弹不得。想是受了风寒,他在和煦的阳光下又沉睡下去,梦中不断重复着那个梦境。那个女孩对他说“你还会回来吗?”他信誓旦旦地说“等我回来。”于是他醒来时挣扎着起身向最近的小镇蹒跚走去……  风寒好了后,他恍然大悟,觉得这一生只是为了仇恨而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?你打我杀到底有什么意思?生活还很美好。他向着梦境中的场景出发,穿过高山,越过河流,在茫茫的沙漠中,在灯红酒绿的城镇他一直前进,没有驻足停留,冥冥之中他感觉梦中那个场景还没出现。直到这个雨夜他看到了客栈,觉得很是熟悉,然后一进去便听见她说“你回来了”,这女子不正是梦中那个吗?他嗫嚅着嘴唇发不出一句话。  “慕白,慕白……你是叫慕白吧! ”是啊,她知道他的名字!她怎会知道他的名字?他重重地点了个头!然后就昏厥过去。  第二天他醒来时,没有下意识去摸他的剑,窗外阳光暖暖的照射进来,洒在床上,他四处望了望,这是间女孩的闺房,屋里简单的红木家具及梳妆台,还有墙上挂着一幅画,一副男子的画像。那男子怎么那么熟悉,他一时想不起。他一想头就会痛。这时她推门进来,一袭白衣,如天上的仙女般。她说:“你醒了!”声音温暖甜美。他点了点头,她把碗端在他面前说:“先把药喝了吧!”她轻轻扶起他,他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。他安静的像个孩子那般听话,一口喝完碗里的药。  喝完药后他说:“这些年我一直梦见你。”她的脸顿时绯红无比,她咬着嘴唇,低着头,不言语。他问道:“姑娘,你叫什么名字?  “桃夭”。  “桃夭?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”。  “嗯,我母亲起的,她生前特别喜欢桃花,父亲曾许诺给她一片桃疆,从此远离尘世。父亲是一名剑客,呐,墙上那个就是父亲,有没有发现你们俩很像?”。她望着他,极其认真地看着他说。他楞了一下,她接着就哈哈笑了!莫名地他也跟着笑了。  “当年父亲遇见母亲时,时值初春母亲和丫鬟正在一片桃林观赏桃花,那是一片美丽无比的桃园,父亲是一名剑客,说到底就是一名杀手。母亲那时才十八岁,她在桃园里伴随着纷纷飘落的花瓣翩翩起舞,她身着粉红色的服饰,完全和桃花融合在一起。那天父亲是收了钱要去杀人的,但是躲在桃林上的父亲被母亲的美丽所吸引了,他忘记了一切。后来他跟着母亲,发现自己要杀的人竟然就是我外公。后来他就退还买家银子,你知道么?这在江湖上来说是大忌讳。但是父亲不管,因为他爱上一个女子了,这对于一个杀手来说也是禁忌,杀手动情就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问世间情为何物?指教生死相许!父亲每天都在桃园等母亲,她跳舞时,他就舞剑。一开始母亲和丫鬟都很诧异,而且还有点害怕。父亲也没说话。他本身就不善于言辞。母亲还是每天都来,她太爱桃花了,虽然有个不可理喻的人,但是他似乎也没什么坏心思。暮春将至,桃花也谢得差不多了,母亲也不被允许到处出来了。父亲来过多次也不见她的身影,于是也就继续他的杀手生涯。但从那以后,父亲和母亲心里都住着一个人。他经常梦见那个春天,他舞剑,她跳舞,桃花纷落。她亦如此。”她讲到这儿就停了,念了一句诗词: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一脸淡淡的忧伤。 共 61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治疗原发性早泄常用到的方式有那些
昆明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http://kmdx.qm120.com/lj612/
颞叶癫痫病会出现哪些症状

上一篇:北风夜

下一篇:暮春别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