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光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我从凡间来 三十五章 白长老

发布时间:2019-10-17 15:46:56 编辑:笔名

我从凡间来 三十五章 白长老

一刘振林话未说完,许易心绪已止不住的翻腾,一路修行,他研习过的秘法不少。

若在北境圣庭,还说那些秘法至玄至妙,未免有自吹之嫌。

可若说罕见,那他有着绝对的把握。

道理很简单,大越之界与这北境圣庭是两个位面,纵使修行文明皆殊途同归。

有道是,世上没有两片绝对一样的树叶,同样也不会有两篇绝对一样的功法。

即便给出同一篇术法的本言,让两位修士大人继此功法本言开创功法,也绝对不会出现百分之百的雷同。

刘振林惯会察言观色,笑道,“看来老弟今番是要得偿所愿了。”

当下,便引着许易朝功法楼行去,并传音告诫道,“功法楼的白长老,性情古怪,不好相处。我与你的那两本册子,详细记了关于他的生平,你且取出看上一看。整个仙门之中,他掌握功法楼,把守着核心资源,是个极为重要的人物。”

许易点点头,取出两本册子,神念催动,册子如花绽开,他如今的境界,早就到了能凭借神念,自动辨别册子上的文字,若非文字需要理解,千万文字,他也能瞬息完成阅览。

即便如此,有神念相助,他翻阅起书籍来,大为提速。

很快,他便找到了想要的内容迅速浏览一遍,心中已大致有谱。

若按那册子上所说,这位白长老可真算是一个奇人:

这位白长老并非出生,便在东华仙门,乃是他有一房堂亲,于东华仙门中成就内门仙君之位,年老将衰,为传承仙缘血脉,才将白长老引入东华仙门中。

奈何这白长老仙缘实浅,耗费他那位尊长偌大心血,最终也只修到感魂之境,从此修为再难寸进。

无奈之下,白长老的那位仙君尊长只好将他放弃。

白长老便转入功法楼,从杂役做起。

说来也是天不绝人,这白长老修行天赋虽低,却对文字极为敏感。

入了这功法楼,却似如鱼得水。

他从最开始整理最粗浅的典籍,到渐渐展露功法研究上的天赋,成为当时功法楼主政的熊长老的得力助手。

熊长老仙去之前,便极力推荐已升作副执的白长老接过他的长老之位。

当时这一提议,几乎震动整个仙门。

纵然白长老已非昔比,可上溯东华仙门万载仙史,从不曾有感魂境的修士,成为长老,更别说还是执掌核心资源的长老。

然而,熊长老的地位到底不同。

他的提议,东华仙门高层也没办法不重视。

最终,仙门高层组织了规模庞大的考核队伍,接连就修行功法上的要诀接连发问,举凡上百气绝之问,竟被白长老挥手弹指间净数破去。

至此,仙门高层终于认识到这只有感魂之境的白长老的珍贵价值,通过了一份破天荒的决议。

白长老便执掌了这功法楼,果然不负众望,不仅将功法楼的资源整理得井井有条,更成了一代功法大家。

到得后来,便连门派中的真丹神尊,遇到功法上的难点,也得寻白长老请教

,其地位自然越来越高。

如今,这只有感魂境的白长老,俨然是这整个东华仙门中最得罪不起之人。

一路上,许易回味着白长老的生平,刘振林也不打扰,不多时,两人到了目的地。

刘振林指着三十丈外一座古色古香的三层宝塔传音道,“白长老性情古怪,不喜闲杂人等。我便不陪你进去。你到得近前先看门厅边的榉木,上面若还挂着号牌,你便取了,径直入内,若已空,则表示当日的名额已然放空,你改日再来。咱们就改日再来。

许易点头记了,冲刘振林拱拱手,径直朝前行去。

既知白长老性情古怪,他不敢随意释放神念,行至十余丈时,才眺见,门边的榉木横条上,上还挂着一枚金色的号牌。

许易上前,摘了号牌,跨进门去。

门庭极阔,行不过三丈,越过一片透窗而入的灿烂阳光,便见靠着大门不远处的左边,一位须眉皆白的老人躺在一张老旧的竹椅上,酣睡,一双脚戳进阳光中,阳光的温度将他棉红色的长袜烤得冒起淡淡的烟气,发出古怪的味道。

许易映照册子上关于白长老样貌的描述,哪里还不知道眼前这位,便是真神。

距离白长老不远处,一位壮硕中年和一位英俊青年,皆静静立着,连呼吸都屏住了,二人皆着青衣,看纹饰,正是白衣弟子的常服。

许易不敢轻举妄动,冲两人拱手为礼,在二人不远处的下首位置站了。

三人就这般静静的立着,直到透窗的阳光从白长老的双脚一点点上移,终于,将那张深纹密布的苍老面容揽入怀抱。

白长老眼皮一跳,还未睁开眼,便下意识地挥手遮挡刺目的光芒,才醒转过来,扫见三人,腾地起身,指着三人,跳脚骂道,“都是些没天良的,没见老子睡得正香,把这阳光挡上一挡,能费得了你们多大事。”

“修道修道,修得连他m的人味儿都没了,即便得道,也是蠢货。况且就凭你们这些臭菜烂瓜,也想求得大道。做你m的清秋大梦……”

两名外门弟子似乎已习以为常,许易却看懵了。

册子上说此老性情古怪,不可以常理度之,绝没想到竟古怪到了此等地步。

堂堂仙门长老骂起人来,竟是如此地刷新下限,真叫他大开眼界。

似乎是发了起床气,白长老指着三人喝骂半晌,直骂的口中发干,方才跌回竹椅坐了,瞪着三人道,“挺什么尸,有什么丢人现眼的货,赶紧给老子漏。别谋杀老子时间!”

几乎已化作泥胎的英俊青年和壮硕中年,陡然活了过来,各取出一本册子,双手捧着,小心翼翼朝白长老递来。

许易陡然警觉,才想起他准备进献的功法,都在脑子里,尚未落于纸上,慌忙冲白长老一抱拳,“前辈稍后。”

不待白长老答应,身形一晃,闪出门去。

嘉峪关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台州治疗性病费用
蚌埠白癜风好的医院
嘉峪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台州治疗性病医院